扫雪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雪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周鸿祎要颠覆创业先装孙子

发布时间:2020-07-24 10:37:38 阅读: 来源:扫雪板厂家

针对投资,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认为,项目再好,如果人没有投对,终究都是悲剧。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

周鸿祎 360公司(NYSE:QIHU)董事长兼CEO,是一名深信以产品改变世界的企业家。首创了免费安全模式,并领导360一举颠覆了传统互联网安全行业,也改变了全部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格局。360公司于2011年3月3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今天,360具有近六亿电脑用户,仅次于腾讯;而在搜索市场上,360已占有30%以上的市场份额,仅次于百度。

周鸿祎2011年入选福布斯亚洲商界人物TOP10,2015年被评为中国商业创新50人 企业创新者 。

从创业至今,周鸿祎一直是互联网圈最富个性的企业家。有人评价他,很强悍,屠杀型选手。戎马生涯,腥风血雨。在一系列枪林弹雨下,他完全颠覆中国安全产业,带领360在纽交所成功上市,现在又杀入硬件市场,要颠覆手机行业。

6月10日,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作为寻觅中国创客的创业导师,在位于酒仙桥附近的360公司,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。

对网友的评价,周鸿祎认为这是在妖魔化他。我提倡颠覆创业,但一直在强调要装小狗,这样大狗就不欺侮你了。由于颠覆创业历来都不是一夜就完成的,需要很多探索。颠覆不是站出来特激动地向大公司宣战,而是要用装孙子的方式,终究把他们颠覆掉。

每天花5六个小时和网友聊天

新京报:360已在美国上市,但你还保持创业状态,常常在微博、微信里面跟网友互动。为何这样做?

周鸿祎:现在我的确会看很多私信,上微信也是为了认识更多人,看年轻人在谈甚么。通过这类方式,能知道一线真正产生了甚么。这很重要,但会花很多时间。由于看手机时间长,会影响我的视力,脖子也会有问题,乃至会严重影响睡眠。

新京报:没有试着让其他人分担这些工作?

周鸿祎:试过让他人看完告诉我。但这就好比让人把馒头嚼了,再吐给我吃一样。

新京报:每天会花多长时间做这个事情?

周鸿祎:一天可能有5六个小时吧。

新京报:你的精力还足够支持公司管理吗?

周鸿祎:如果公司业务不多的话还可以,但现在业务有点多。未来我会在公司发挥两个重要角色,一个是定战略方向,2是搭班子,带队伍。我希望找到更多新合伙人,把公司很多业务拆分给他们管,未来可以独立上市,这些合伙人也可以拿到股权。

新京报:你对合伙人的要求是什么样的?

周鸿祎:首先应当有创业梦想。有的人不具有足够的资源,有的才能不是很全面,现在还不足以独立创业,如果他很渴望创业,可以来做我的合作人,我有资源,有资金,有很多不错的产品创意。第二,有很强的学习能力。第三,要有很好的开放合作心态,由于要成功一定需要跟很多人合作。第四能自我鼓励,自我驱动。一样一件事情,用打工的心态和用创业的心态做,效果完全不一样。

企业大了,容易生病

新京报:有一篇关于创始人精神的文章,你转了两遍。你眼中的创始人精神是什么样的?

周鸿祎:不管是什么职位,能把这个企业跟自己荣辱与共、休戚相关,对任何伤害企业利益的事都会反对,对任何能够给这个企业增加价值的事情都会很努力,会很在乎这个企业的产品。

新京报:从你的感受,公司变大会让员工丧失创始人精神吗?

周鸿祎:这点我的感受特别深入。公司小的时候,即便是打工的,也会有责任心,会对事情负责。但公司大了以后,为了下降风险,要引入管理流程,实际上把企业里的人际交互弄得非常复杂,最后你发现每个人都在做中间1小块事情,渐渐就没有人对全局负责了。大家会觉得这事不取决于我,就会丧失责任心,丧失推动力。每个人都没有做,但合起来,企业就会生病。

新京报:解决大公司病,你找到好方法了吗?

周鸿祎:我也不太知道有甚么管理方法。比如每天给员工洗脑、打鸡血,我觉得很难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一条臃肿的大船,变成很多条快船,小则十几人,多则一两百人,围绕一个产品,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责任。

新京报:在你心中,360现在是哪一个发展阶段?

周鸿祎:是需要一个二次创业的阶段。任正非说过一句话:把指挥权交给离炮声最近的人,就是说企业大了,构成官僚文化,不知道一线产生了甚么。根据流程层层上报,最后会贻误战机。我现在要把公司庞大的集团军,变成很多特种小分队,他们可以灵活创新,往前冲,大公司在后面,提供军火掩护,空中支持。

看见谁造神,就有冲动把他拉下来

新京报:《周鸿祎的互联网方法论》一书很受欢迎,你的方法论在移动互联网时期还有效吗?

周鸿祎:固然还有效了。而且现在你如果再去看我的书,你会发现在目前很多这类谈互联网+的书里面我认为我写的是最好的,为何?很多人把互联网神话了,而我看见谁造神,就会有冲动把他拉下神坛,不论是个人还是理论。我做手机也是为了在这个行业里把一些人从神坛上请下来。

所谓的互联网思惟,其实是一个长时期的东西,并不是互联网发明的,只是大家做着做着无意中逢迎了这条规律。我只是用最平实的话,把它表述出来。

新京报:大家都走一样的路了,凭甚么这条路还会是一条成功的路?

周鸿祎:案例很难重复,但做事的方法可以重复。所以我讲的不是成功学,而是一些根本性的思考方式。

新京报:这个方法有可能被你自己打破吗?

周鸿祎:没有。我的这个方法其实跟互联网半点关系都没有,其实是做事情的基本出发点,你总要先给他人做有价值的事情。也许你认为这些都是空话,只是由于商业社会发展,这类初心很容易被丢掉,大家就做了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,然后通过包装、广告、渠道卖出去,消费者买了以后就不会再买。这就违背了商业的本质,我讲的都是商业最基本概念。

新京报:有人评价你的成功路径,说你是善于找对手,斗争能力强,屠杀型选手。他人成功靠从0到1,你靠把10做成1。现在总结,你过去创业成功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?

周鸿祎:首先,我不认为我成功。其次,你采访过我这么屡次,都这么妖魔化我。我一直告知创业者,要低调,闷声发大财。我推荐的1本书叫《柔道战略》,小公司跟大公司打,很重要的就是装小狗,这样大狗就不欺侮你了。我从来不主动挑对手,但我们做的事情被大狗们发现了,大狗们来咬你,你能不反咬吗。

新京报:之前你一直推重颠覆性创业,其实你也是不赞成创业者1上来就做颠覆的事情?

周鸿祎:固然,颠覆是一个进程,不是一夜就颠覆了,需要很多探索。刚开始创业时不要关注对手,要关注用户。等有实力的时候,再出手。另外,颠覆不是要站出来特激动地向大公司宣战,宣布要干掉他们,而是要用装孙子的方式终究把他们颠覆掉。中间要踏踏实实地做很多事情。

新京报:什么样的创业者合适颠覆性创业?

周鸿祎:如果有机会,我认为每一个创业者都应当做颠覆性创业。颠覆要末是商业模式颠覆,可能是价格颠覆,要不就是用户体验颠覆。就像滴滴刚开始,也只是说为出租车服务,出租车公司没有想到它的威逼,大家很高兴接受了。有了足够用户量,它要做专车,出租车司机才意想到,这家伙不是我的朋友,是掘墓人。所以我认为每一个创业者还是应当想想,如果不想去做颠覆,只是要做一个跟大公司差不多的事儿,这是永久没有机会的。你要末去做一件新的事儿,要末在一个已有的市场里做一个颠覆性的事情,这是战略。

投资应当先投人,然后是项目

新京报:除做企业以外,360也在做投资。360资本目前投了多少项目?

周鸿祎:投了两三百个项目,都比较偏初期,由于我个人比较喜欢扶植初期创业者。

新京报:你们的投资都集中在哪些领域?

周鸿祎:我在投资上略微有一点任性,看到很多好玩儿的东西都会投。

新京报:到目前,你比较遗憾或认为投错了的项目是什么?

周鸿祎:投错的很多。投资嘛,总是有风险。失败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,主要是创始人的胸怀、格局、人品。有的创业者人品有问题,为了赚钱做一些下三烂的事情。比如曾有一个公司去做流氓软件,劫持流量,后来我们把它给报案了。还有一些公司失败,由于创始人太自负、太自我,他人的意见根本听不进去。我就怕这类创业者,有些投他之前还显得很谦虚,投完以后就不谦虚了,说甚么他都听不进去,这类状态下基本(企业)就开始死掉了。

新京报:你投资有方法论吗?

周鸿祎:我认为投资应当投人,人是第一位,然后是项目。

但我在投资上容易出错就是我个人比较关注产品,所以会习惯性先看项目。由于喜欢一个项目,我会产生移情,连带着喜欢做这个项目的人,想象成这个事自己在做,我会做得多大多好,对创始人的缺点自动疏忽,判断会出现失误。后来我发现,项目再好,如果人没有投对,终究都是悲剧。

创业者要有合作精神

新京报:有很多投资者都遇到这种情况,投资到最后,双方变成了敌人。你遇到过吗,怎样处理?

周鸿祎:有啊。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投资人是弱势群体,把钱投进去那钱就不听你的了。虽然可以牵扯到条款,但你也没精力去折腾。创业者有N多方案折腾投资人,比如打广告偷偷把钱洗出去。对这类人,我最多上一次当呗,将来准备写一篇文章,把这些祸患我的创业者列出来,相信这辈子不会再有人对他们投资了。

新京报:你不会真的这么做吧?

周鸿祎:固然会了,我只是现在没时间而已。我觉得要给大家给更多的创业者一个教训,给更多投资人一个提示。我可以把名字换掉,我觉得提供一些案例对大家还是有帮助的。

新京报:你这类个性,以后是不是会给公司带来一些麻烦?

周鸿祎:在传统商业社会里面有可能,但在这个互联网时期,很多人都变成皇帝新装里的那个皇帝,其实没穿衣服,每个人都有判断力。在这个时代我认为不管企业和个人,都应该是做一个真实的人,那些装的人,早晚会出问题的。另外,这是一个不需要神的时期,每个人都要适度自黑。无伤大雅的自黑,会让用户觉得你更加平易近人,瞬间就拉近距离感。新京报记者林其玲实习生魏红蕾

上海癫痫病专科医院

有什么药治癫痫

贵州羊癫疯

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