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雪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雪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初发来讲鬼故事之灵堂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05:40 阅读: 来源:扫雪板厂家

晓风的奶奶在八十岁那年去世了,走的时候很安详。

奶奶的灵堂设在东南城最拐角的一间屋子,家中子女轮着守了两天灵,今天是第三天,轮到晓风和自己的父亲守夜。

静静的夜,吹动着纱帐,吹动真那条犹如古时候裹尸体的长长的帘子。帘子随风而动,随风而飘,看起来就像有人在故意捣弄那帘子一样。

据说,死人在离开这人世间之时,他们的灵魂还会在他生前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,才会发觉自己已经死去。

晓风的父亲刚才被堂叔叫了出去,两人站在院子里商量这事,说着说着,就出门走远了。夜深人静,白日里的喧闹都消失殆尽。灵堂里放着一些陪葬的物品,父亲怕晓风守到一半打瞌睡,东西叫人偷走。出去的时候,便让晓风把灵堂的门给反锁上。

晓月跪在堂下,死死盯着奶奶那张遗照,他有点害怕,害怕奶奶会从那张照片里突然走出来。

昏昏欲睡之际,晓风看到有一个人影从灵堂的窗口一晃而过。佝偻着背,悄无声息的。

不多时,灵堂的门就晃动了起来。

晓月疑惑的看了看时间,“难道是爸爸回来了吗?”

晓月起身,走向最外的大门,门上的锁还在。他摸了摸口袋,父亲给他的那把备用钥匙竟然不见了。他紧张地跑回灵堂里面,阴暗的内室里只有几只蜡烛照亮四周。

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,晓月感觉到有人摸了他的脑袋,他立马回头,却什么也没看见。他不禁打了个冷颤,灵堂里充斥着一种异样的冰冷。

刚刚那把钥匙呢?

晓风在灵堂四处找寻,钥匙却跟他玩着捉迷藏的游戏般,怎么也不出现。

他自言自语道:“在哪里呢?”

“在这里!”

身后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晓风的心突然咯噔一下,他回头望去,奶奶依旧平躺在那张床上,那张熟悉而又惨白的脸,不带任何的一丝血色,神情却很慈祥。

突然,他好像看到了奶奶的眼皮子动了动,他擦了擦眼角,看错了?

那时候的午夜开始有点冷,晓月开始有点打着颤,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。

“铃!”

晓月吓了一跳,一把钥匙从那棺材边掉了下来,轻轻地和地面发生了碰触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门外的脚步声,也随着这清脆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
这时,晓月似乎听到一声极为粗重的喘息声,来自于他奶奶的方向。

可是,一个死去的人,怎么可能发出喘息的声音呢?

晓月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
“清醒点,真是自己吓自己了。”

他捡起钥匙,“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呀,都快过十二点啦,我好困啊!”

门口又脚步声越来越清晰。

晓月望了望那道门,难道是爸爸回来了?

可是不像啊,爸爸应该会掏出钥匙开门。

晓月小心地走到那道门前,从门缝朝外看了一眼,吓得退开了两步,他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。

是小偷!

他惊骇地快速躲回奶奶的灵堂里,果然不一会儿,门被推开,蹿进了两个身影。

“大哥,是个灵堂。”

“真是晦气,不过能找到点好东西就不会晦气了,哈哈哈哈。”

那是两个声音,一个老成,一个年轻。

“等等,刚刚不是听到这屋子里有声音的么?”

“这屋子刚刚有人?”

“你别自己吓自己,人或许都出去了吧?”

“老大,门是反锁的。”

“那怎么啦?”

“那就说明还有人留在这里啊!”

“对哦!”那个老成一点声音的人威胁道,“屋里面的人给我听着,不管你出来也好,躲着也好,现在我们两个就是要拿点东西走。”

“老大,他不敢出来,我们动手吧。”

“嘿,来吧。”

说着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响,越发地接近灵堂的中央,停放尸体的地方。

两人看着墙边有一个大箱子,那时装着陪葬品的地方。

“老大,你看看这老人的首饰。”

“哇塞,这次可发达了,全都是好东西,不过,等等,你先看看这个,这是?”

“哎呀,老大,不就是张符纸么,你干嘛难么在意。”

晓月忽然记起他奶奶的床边似乎有张黄符,不过当时也没多理会。

“老大,你把她身子上那链子。”

“嘿,小子,你干嘛敲我的头?”

晓月从灵堂后偷偷地瞄了出来,不看还好,晓月一看之下,几乎吓了一跳,那黑暗之中,两个小偷的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那个身影有点熟悉,他看了眼灵堂里的棺材,里面空空如也。

这时,那个熟悉的身影缓缓回身,是一张极度苍白的脸孔,赫然就是他奶奶已经去世的奶奶,晓月吓得几乎跳了出来,可是他还是忍住,用手捂住了嘴巴。

“你这小子有完没完,叫你不要打我咯,你怎么又动起手来了?”

“老大我没有!”

晓月看着四周,突然觉得有点冷。

“滴答滴答”

房间里的闹钟突然转了起来。奶奶对着晓月微微一笑,然后再缓缓转过头,望了望那两个小偷。

那两个小偷还在翻箱倒柜。

“该死的,你有没有感觉到脖子凉凉的。”

“老大,你也感觉到了?”

晓月远远地见到奶奶将手伸向那两个人的喉咙。

“啊!”

夜里,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刺破黑夜。声音响起的瞬间,晓月整个身子倒了下来,晕了过去。

屋里正在休息的人听到动静,纷纷披着衣服跑出来,在院子外面谈事的父亲也往回赶。

众人只见灵堂大门大开,两个陌生的男人躺在棺材边口吐白沫,不住的抽搐。而晓月昏倒到柱子后面,人事不知。

晓月的父亲在确定儿子没时候,去看了眼棺材,只见里面躺着的老人嘴角微弯,眉目慈祥。

3吨吸尘车销售

手机芯片进口报关北京芯片进口清关稳妥清关流程

济源玻璃钢穿线管接头规格齐全

3方拉臂垃圾清理车价格供应商

宁夏高压BW泥浆泵

安徽塑料检测生物降解生物相容性检测、有毒有害成分

解放系列冷藏保鲜车专卖报价

燃气热水锅炉抚顺蒸汽锅炉欢迎来电咨询

回收颜料助剂清理库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