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雪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雪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特殊的新年礼物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6:43:05 阅读: 来源:扫雪板厂家

在乡水泥厂上班的大勇,因一次不合格的爆破,被炸掉了一根腿。按照合同,水泥厂应该赔偿他二十万。可是三年过去了,水泥厂只零零散散地给他几千元。起初,黄厂长以厂子资金周转困难为理由,一直拖延赔偿款的支付,并承诺早晚少不了大勇的二十万。每次,大勇都对厂长说可要说话算话,黄厂长也拍着胸脯打了保证。在这期间,大勇为了得到这笔赔偿款,没少到厂长在城里的别墅送礼。他想,厂长几百万的别墅住着,几十万的轿车开着,怎么就拿不出应该赔他的二十万呢?后来,大勇明白,厂长这是在忽悠自己,算算自己送礼的钱也有万把元了,这样拖下去,早晚得把自己拖垮。于是,他向法庭递交了诉状,要水泥厂必须按合同及时支付他的赔偿款。

法庭庭长刘宁与黄厂长交情甚深,接到大勇的诉状,就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黄厂长。当晚,黄厂长给刘宁送去五千元,要他以各种理由,把这个案子拖下去。几天后,大勇来到法庭问刘庭长关于此案的进展情况。刘庭长说,由于事故原因复杂,还待法庭作进一步的调查。大勇着急地说:"当时,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,完全是厂方的责任呀。"刘庭长捻灭半截"大中华",仰起那张油光光的脸,"安全组又重新调查过了,好像不全是厂方的责任。"接着不再理会发愣的大勇,坐上轿车去去赴黄厂长的宴会去了。大勇拄着拐杖一边低头走出法庭的大门,一边思忖着:是不是应该给刘庭长送点礼呢?当天,他打听到刘庭长的家,花六百元钱买了一条"大中华"就送了过去。刘庭长对大小多少礼物都是来者不拒,他醉眼朦胧地拨郎着胖乎乎的脑袋,"我一定给你讨个公道。"又看看大勇那渴盼迷茫的眼神,"我姓刘的从来都说话算话。"大勇这才诚恐诚惶地离开刘庭长家。打这后,大勇隔三差五就去找刘庭长,刘庭长总是那句老话。大勇每次去刘庭长家,总是左手提烟,右手提酒。转眼又是一年年过去,送礼的钱又花去万把元。大勇一算大半生攒下的钱眼看就要花光,可得到的却是刘庭长重复了上千次的一句话。失望之余,他又把诉状递交给市中级法院。几天后,刘庭长一个电话把大勇叫到乡里,大勇一走进刘庭长的办公室,见黄厂长也在,正感疑惑和,黄厂长就恼羞成怒地说:"我看你小子是不想在乡里混了,你敢瞒着刘庭长上告,我说过不给你钱了吗?"大勇怯弱道:"你们说好,在半年之内一定给钱,可这都过去四年了,还没有实现你们的诺言,我现在又失去了劳动能力,攒下的钱也花光了,你们总的让我吃饭呀。"黄厂长给刘庭长点燃一支"大中华",以一个炫耀的动作,吧嗒合上高级打火机?a href='http://www.gushihui8.com/qinqinggushi/muaigushi/' target='_blank'>母亲樱⒛阒乐屑斗ㄔ旱脑撼な撬穑磕鞘橇跬コさ拇缶俗樱彩俏业母缑恰#⒋笥虏恢阑瞥Сに档氖遣皇钦娴模咦匆欢ㄊ怯只氐较缋锏姆ㄍァS谑牵笥驴嗫喟螅⑶肓轿涣斓荚挛乙皇钡某宥灰斓季】旖饩鑫业奈侍猓揖霾辉偕细妗#⒒瞥Сひ驳闵弦恢а蹋蟹炱鹧劬Γ⒔衲辏喑б婵赡芎玫悖甑滓欢ń饩瞿愕呐饪睢#⒋笥乱晕亲约荷细嫫鹆俗饔茫皇备咝耍颓肓酰贫巳チ讼缋锏姆沟辍;瞥Сじ战沟辏统宸裨焙埃海⑾壬吓炭谔酰饪墒橇跬コぷ畎缘摹#⒔幼庞忠艘黄棵┨āU夂帽仍谪啻笥碌男陌。幌氲交瞥Сぞ谷绱撕敛豢推鸸蟮牡恪?/p>

大勇回到家里,安心等待他的赔偿款。半年过去,他却得到法庭的另一份判决书,经重新调查,事故完全由大勇个人造成,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则,厂方给大勇一万元。一下子由二十万减到一万元,而且自己送礼的钱也已超过两万,这无论如何都让大勇无法接受。这四年多来,他几乎要把另一条腿也快跑断了,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去跑了。他本来要指望那二十万度过后半生,这样一来,就意味着自己在不久的将来,会和很多没有着落的残疾人一样去过乞讨的日子,他实在是不甘心呢。

眼看又要年关将至,他给黄厂长送去一包口条和一条"大中华。"黄说:"爱吃口条的是刘庭长,你咋给我送这么多哩。"大勇歉意一笑,"我记得那次在饭店你也吃了不少口条,所以就以为你也特爱吃,反正你和刘庭长是哥们,谁吃都一样。"接着又卑微地对黄厂长说:"为了能在乡里混下去,还望黄厂长多多关照。"当晚,他又请黄厂长吃饭,要了一个豪华包间,还给黄厂长叫了陪酒女郎。这下把黄厂长乐得像登了天,他想,越是横一点,像大勇这样的人,就得越巴结自己。黄厂长经不住陪酒女郎的甜言蜜语,就多喝了几杯,一会就醉得舌头发硬两眼发花。大勇给他点了一支"大中华,"黄吸了几口,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大勇支走陪酒女郎,结完帐后,就背起黄厂长出了饭店,并把他塞进黄开来的轿车。大勇在水泥厂也开过车,于是,他发动起黄的车子,向城外驶去。在一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土路上,大勇停下车子。他把一直沉睡的黄平放在车子的后座上,又把一支"大中华"夹在他的嘴上,并点燃了香烟。接着,他就出了车子,远远地站在一边,"我让你长着人舌头,不说人话。"不一会,车子里发生了爆炸,他觉得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打在自己的脸上。他摸索着拣起那物件,原来是一支被炸飞的舌头。大勇拿着血淋淋的舌头,想了想,就用一块被炸飞的布片包了装进兜里。他拄起拐杖走了很长时间,来到柏油马路,在一辆卡车由远而近时,他捏着一张百元大钞举起了手。卡车很听话地停了下来,司机伸出脑袋热情地说:"兄弟,上车吧。"大勇搭着卡车又很快回到城里,他到超市又买了一包口条和一条"大中华,"然后在一家旅馆住了下来。

第二天,一村民发现被炸坏的车子和一具被炸坏嘴巴的尸体,便立即报警。警察在检查尸体时,却怎么也找不到无名死者的舌头。

腊月二十九这天,大勇从旅馆的电视里看到黄被炸死的新闻,特别是报道到找不到黄的舌头时,他从兜里掏出那个血乎乎的舌头,看了良久,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在他的心里畸形地蔓延,接着,他把舌头用水冲净,和他买来的猪口条混装在一起。傍晚时分,他提着两包礼品来到刘庭长家里。刘庭长有些纳闷,这小子吃了这么大的亏,怎么还来感谢自己呢?继而转念一想,兴许这小子害怕了,还指望他和黄厂长在乡里混下去,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礼品。年三十晚上,刘庭长嘴里含着一支"大中华"从冰箱里拿出大勇送来的那包口条,准备切一盘。当他拿到第二个口条时,怎么都觉得这口条又小又生,怎么看都不像煮熟的猪口条。这时,黄厂长的老婆给他打来电话,问他有没有见到黄厂长。接着刘庭长的老婆又问他看没看今天的报纸,有一个无名男子被炸飞了舌头。经他老婆的提醒,他越看案板的口条越像一个人的舌头。正在惊惧之际,他刚含在嘴里的"大中华"发生了爆炸,刘庭长当场毙命。舌头被炸的飞出了窗外。一只路过的小狗,叼起舌头就跑回了家。这只宠物狗,正是法院院长家的。一家人就那么惊讶地看着小狗把一个血淋淋的舌头吞进肚里。在后来的案件审理中,院长才知道,被狗吃掉的舌头正是刘庭长的。

大勇很快被警方逮捕。在法院里,他平静地说,是他把雷管卷进香烟里的。他说,当初黄厂长为了省钱,硬是让他用脚冒伪劣的劣质炸药爆破,结果让自己失去了一根腿,并且说话不算话,硬是赖掉了理应赔他的二十万。他也要让他尝尝用假货的味道,让他知道说话不算话的下场,还有那个刘庭长,作为一个执法者,也同样说话不算话,让他长个人舌头有什么用,还不如让狗吃了。院长听到这里,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沉默。之后,才沉重地宣布,大勇被判处死刑。

北京看羊癫疯的医院

国内第三代试管哪里可以做

白癜风可以喝黑枸杞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