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雪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雪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河北上千亩流转土地被毁约弃耕地租难以兑现兰州岩风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9:05:50 阅读: 来源:扫雪板厂家

河北上千亩流转土地被毁约弃耕地租难以兑现

四周地块的麦苗长了一尺来高,由于“毁约弃耕”,柏乡县内三村村民的70多亩耕地却荒草丛生,成了邻村羊倌牧羊的草场。本报记者?樊江涛/摄    虽然去年刚刚签订了为期10年的土地流转合同,但是成安县北郎堡村村民的250多亩耕地依然遭包地“老板”“毁约弃耕”。本报记者?樊江涛/摄  本报记者 樊江涛 通讯员 李月锋《中国青年报》(2015年04月20日04版)

土地流转者单方“毁约”甚至“跑路”,地租难以兑现,退回的土地要么地界匿迹,要么机井、管道严重损坏,甚至错过农时出现耕地撂荒……

4月上旬,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河北省邢台市柏乡、威县和邯郸市成安、邱县、磁县等地农村采访时发现,多地出现土地流转“毁约弃耕”现象——去年刚和农民签订了5年、10年“包地合同”,今年土地流转者就单方面解除合同,强行退回耕地。

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陷入窘境的农民大都是这两年土地流转热中刚拿出土地的“尝鲜”者,而“毁约弃耕”者则几乎都是种田不久的下乡资本。由于“毁约弃耕”所涉面积上千亩,涉及农户众多,在当地无异于一次小型“地震”。

有专家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指出:如今高发的“毁约弃耕”现象,正是近年资本下乡种地过程中暴露出的“有实力争地、没能力种田”所致。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时下农村出现的“毁约弃耕”只是个开始。

去年“包”今年“甩 ”,土地流转坐“过山车”

4月9日,邢台市柏乡县,四周地块的麦苗长了一尺来高,内步乡内三村村民郭二胖的耕地却荒草丛生,成了邻村羊倌牧羊的草场。原因是春节前后,智农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单方面解除了去年签订的10年包地合同。

4月1日,邯郸市成安县,面对商城镇北郎堡村村民“毁约弃耕”的指责,如林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却表示:“可以(到法院)告我,告得越狠越好!”去年流转土地赔了钱的她声称:“我还不知道告谁呢!”

4月7日,同样在邯郸市成安县,说起流转土地,辛义乡后裴里村一位村民连连摇头:“去年村西流转土地种白菜赔了钱,包地者连农民地租都没给就拍拍屁股跑了。”村北流转土地建起的休闲农场,同样也没挣到钱,搭起的“蒙古大营”如今已易手他人……

与时下令人无奈的“毁约弃耕”景象相映衬的,是当地农民记忆犹新,近两年迅速席卷当地农村的土地流转热。

柏乡县内三村村民郭振岭回忆,去年智农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为了招募分社长,在该县每个乡都成立了“有十来个人组成的工作组”,而工作组为了请他“出山”,不但许以高薪,更动用了各种关系“三顾茅庐”。

成安北郎堡村村民王成强记得:去年开春,“老板们”开着小汽车一批批来村里求包地。那时,村里的理发店也成了颇为热闹的包地信息中转站,理发师、甚至路边修自行车的也兼职当上了“中介”。

土地流转“典型”更被当地媒体争相报道:称因“智农”这家覆盖全县的新型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出现,柏乡县农业结构、农民生产方式正在发生“前所未有”的改变;因合作社大量流转土地,农民“一份地能挣三份钱”——既能收得土地流转地租和红利,又能在合作社打工挣工资……

一时间,土地流转驶上了快车道。

如林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李姓“老板”是去年第一次下乡种地的试水者。据这位李姓“老板”介绍,不仅她自己去年刚在成安县流转的1000多亩土地“毁约弃耕”,和她同期到成安流转土地的其他“老板”们如今都在“甩地”——不是退还给农民就是转包他人。

下乡的资本是种地还是“玩”农业?

对于这一两年间迅速席卷当地农村的土地流转热,邯郸地区一位流转土地多年的王姓种粮大户并不看好。

在她看来,这股风潮的推动者无外乎两股力量:一是这一两年间纷纷下乡种地的城市工商资本,再有就是通过流转土地 “秀肌肉”来达到非法集资目的的别有用心者。

据她估算,其周围这一两年间“拿地”种田的,近一半的是这样的非农资本。

而对于近期大量城市工商资本下乡种地,石家庄经济学院一位从事土地流转研究的专家在调研中也有所关注。“现代农业的投资前景被广泛看好,刺激了工商业资本向现代农业领域‘潮涌’。”她介绍说,特别这几年,国家加大了对房地产、钢铁、煤炭等行业宏观调控力度,加上这些行业市场不景气,导致这部分资金投向农业寻找出路。“对于曾以钢铁、煤炭作为全省经济两大支撑产业的河北而言,更是如此。”

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,纷至沓来的下乡资本正在改变着河北南部一些农村:国外农庄美丽的景色和 “潇洒”耕作其间的“老外”——类似主题的巨大广告遮挡住耕地上的涉农企业工地;即使在相对偏僻的农村,以搭建起的蒙古包为标志的观光农业也随处可见……

一位农民对记者说:这哪里是在做农业,简直是在“玩”农业。对下乡资本种地,种粮大户们并无好感。

石家庄经济学院这位专家分析认为:“在下乡的城市工商资本中,不排除有企业是受土地价值诱惑进入农业,以‘圈地’或非农化为目的。一些企业土地圈而不用,更有甚者,部分工商业资本以套取国家补贴为目的进入农业。”

“当然这其中有很多是对从事农业心怀诚意的。”她同时指出:“从目前下乡种地的工商业资本来看,身份构成复杂,其中不乏房地产、建筑、钢铁、煤炭等行业企业。”这些企业进入农业,有的是看到了国家对农业的大力扶持,有的以为搞农业比其他产业可能更容易,有的是基于朴素的农业情结。“但大都对农业基本属性、农业投资的复杂性、长期性和风险性缺乏深入认识,属于盲目跟风。”

邯郸地区王姓种粮大户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她身边去年初次种田的城市工商业资本就没少为此“交学费”:有房地产“老板”初次种地,就流转了1800亩土地种紫薯,结果赔了几百万;另一位首次涉农的房地产“老板”,以1200元每亩的价格流转土地六七百亩种水稻,结果每亩至少赔了500元……

责任编辑:刘菁

烟台治疗儿童白癜风的医院

江苏南通白癜风的医院

北京专治不孕不育医院靠谱吗